「我只有6枝箭,射完了,或許這輩子就再沒機會體驗了,所以我得仔細瞄準每枝箭,努力珍惜這6次機會。」我不確定這種心情是否讓自己意外於反曲弓競賽中「賽」到一隻紀念小箭,但只記得第二天午餐後聽到大夥的心情分享,這才發現原來有不少人在乎競賽,甚至有人直言一聽到競賽就感到緊張和排斥,那時心中好驚訝,回想自己當時好像根本沒聽到(或者不在乎?)有競賽這件事,只記得心中只在乎每次都以為是最後一輪的射箭!

 

來到東澳,只想讓自己從喘不過氣來的工作中稍歇片刻,順道看看這個慢學院到底在「畢啥麼忙」,所以,管他課程有什麼競賽,都不在乎,因為贏了又如何?輸了又如何?人生中已經有數不盡的競賽,如果每項都想贏,每項都想跟別人比較,除了累死自己外,總覺得這種人生不會過得比較快活。

 

或許這種論調聽起來像是魯蛇囈語,但在有限的時間內認真把握有限機會,實在比搶什麼第一還重要。勝負何干?或者,誰勝誰負?嘿,這還說不定呢!

 

本來對於兩天一夜食宿活動全免費的課程,沒有任何期待,只是想給自己好藉口到喜愛的台灣東部休憩之餘,滿足個人的好奇心。但不諱言,這兩天的課程著實讓人驚豔!謝謝用心安排,用心帶領,對於自己的好運氣不敢相信,只有滿滿的感恩!

 

 

 

阿甘的隨身筆記本(2014.12.12參加)

 

謝謝 & 感恩

這兩天在慢學院所學習 & 獲得的

 

認真的Vincent

幽默的阿傑

有心的文華

以及從蛇山下到水田屋二天所遇到熱情的原民朋友(當然沒忘記如獵人般沉靜敏銳的所長囉)

 

「慢」可以是外在行動表現,也可以是對生活的一種態度。慢看似抽象,但似乎光從走路、吃飯、講話這些日常生活習以為常的事情開始,其實、好像、可能、大概、或許也不是這麼難!!